回收類(lèi)別
 
聯(lián)系我們
 
當前位置:HOME > 行業(yè)資訊
拿垃圾換鈔票 撿廢品成百萬(wàn)富翁
 

    “幾毛錢(qián)一份的都市報,看完以后怎么處理?”“扔了?!?

      “易拉罐、礦泉水瓶呢?”“也扔了?!薄?/FONT>

      如果做一個(gè)調查,相信大部分人已經(jīng)不再愿意將廢舊報紙、瓶子等積攢起來(lái),賣(mài)給廢品市場(chǎng),換回幾元錢(qián)了。

      一來(lái),廢時(shí)廢力。雖然你訂一份都市報,隨著(zhù)版面的不斷擴張,一年舊報紙的價(jià)格抵得上四五個(gè)月訂報的錢(qián),但似乎大家都不愿意讓這些生活廢棄物在家里堆積。二來(lái),賣(mài)起來(lái)也不方便。樓下那收廢品的師傅可能幾天才來(lái)一次,物業(yè)還極有可能不允許其上門(mén)收購。

      再者說(shuō)了,如果這些不值錢(qián)的玩意兒都舍不得扔,老想著(zhù)搞創(chuàng )收,是不是會(huì )擔心隔壁的鄰居說(shuō)自己是葛朗臺?

      家住上海的張奶奶至今還記得過(guò)去那“發(fā)達”的回收業(yè):16大類(lèi)上千種廢品,統統向市民分級別明碼標價(jià),從雞毛到桔子皮,從肉骨頭到龜殼等,都可以進(jìn)行廢物利用。并且對回收廢品的分類(lèi)精細到光是頭發(fā)都可以分成三類(lèi),長(cháng)發(fā)、短發(fā)、梳頭掉下的頭發(fā),用途不同,價(jià)格也不一。

      在物質(zhì)貧乏的歲月里,賣(mài)廢品成為很多市民貼補家用的一條重要途徑。在很多人的記憶中,也許還清晰的記錄著(zhù)兒時(shí)將用完的牙膏筒換糖吃的場(chǎng)景。

      回收站的生意興隆,雇傭的員工也都腰板很直。據報道,浦東有家“其昌棧廢品回收站”,曾經(jīng)是全中國最出色的廢品回收站,甚至在世界上也小有名氣……

      20多年前,這個(gè)廢品回收站有上百平方米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地,每年回收近百種廢品,數量以百?lài)嵱?,它的老站長(cháng)還被評為上海市的勞動(dòng)模范。

      當時(shí),上海市有528個(gè)正規的收購站、2000來(lái)家延伸回收點(diǎn),網(wǎng)點(diǎn)遍布大街小巷。它們在為市民提供方便的同時(shí),也為社會(huì )積累了大量資源。

      上海市廢舊回收利用公司從成立的1957年到1983年這26年中,就收購了各類(lèi)廢舊物資共2000多萬(wàn)噸,價(jià)值48億多元。根據當時(shí)的換算,利用這些廢舊物資可節約能源相當于標準煤1500萬(wàn)噸、電14.6億度。

      什么時(shí)候中國也能規?;?jīng)營(yíng)廢品處理,像1968年創(chuàng )立的世界上最大的垃圾處理公司——美國廢品管理公司一樣,高速增長(cháng),甚至上市而且成為明星股?

      其實(shí),國內很多人早已看中垃圾處理這塊市場(chǎng),北京、上海等城市里幾萬(wàn)、甚至十幾萬(wàn)的游擊大軍靠的就是垃圾資源存活,有些人已經(jīng)靠做廢品生意成為了百萬(wàn)富翁。

      游擊隊篇

      他們原來(lái)基本上都屬于這個(gè)城市的流動(dòng)人口,居無(wú)定所;收垃圾更多的只是為了生存。常常處于危險的環(huán)境之中。

      但有一些人,因為比別人多了一些毅力、干勁和運氣,靠拾垃圾起家成就了一番事業(yè)。

      拾碎玻璃發(fā)家

      做生意被騙,負債數萬(wàn)元,想討回被騙錢(qián)財,卻兩手空空。當安徽人王清華滿(mǎn)心失望的走在上海街頭,為生計發(fā)愁時(shí),肯定沒(méi)有想到,自己未來(lái)的事業(yè)會(huì )從此開(kāi)始。

      他看到上海街頭收廢品的人,想想這個(gè)自己也能做啊。于是他決定開(kāi)一家廢品回收站。1992年,他辦好執照,回老家籌措了5000元錢(qián),王清華夫婦的廢品回收站開(kāi)張了。

  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(huì ),王清華看見(jiàn)了玻璃廠(chǎng)收碎玻璃的場(chǎng)景。碎玻璃能有什么用呢?王清華到玻璃廠(chǎng)一看,知道了其用途。1噸廢玻璃若回收再造,比利用新原料生產(chǎn)節約成本約20%。上海每年產(chǎn)生的廢品超過(guò)400萬(wàn)噸,其中廢玻璃15萬(wàn)噸,這里蘊藏著(zhù)無(wú)限商機。

      王清華靠收碎玻璃當年就賺了22萬(wàn)元。

      此后,他的資本積累迅速增加。王清華發(fā)現,廢玻璃現在已經(jīng)成了一個(gè)香餑餑,大家一窩蜂地都來(lái)收,只有形成一定的規模,以聯(lián)合的形式才能有更大的發(fā)展。

      他成立了燕龍基廢品回收有限公司,以合同形式約定權利、義務(wù),將分散各地的回收網(wǎng)點(diǎn)統一重新布局,大戶(hù)、中戶(hù)、小戶(hù)聯(lián)網(wǎng),每個(gè)網(wǎng)點(diǎn)設負責人,并嚴格劃定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,禁止跨地區營(yíng)業(yè)。

      2002年,燕龍基與江蘇華爾潤集團共同出資,組建了上海匯爾華實(shí)業(yè)有限公司,以港務(wù)物流帶動(dòng)玻璃、鋼材、建材銷(xiāo)售。

      如今,王清華的燕龍基廢品回收有限公司已經(jīng)是一家綜合性民營(yíng)企業(yè)。公司以回收廢玻璃為主,綜合回收各類(lèi)廢品,每年收購總量達40多萬(wàn)噸,年銷(xiāo)售額平均水平在8000萬(wàn)元左右,銷(xiāo)售利稅650萬(wàn)元。

      至今,王清華的資產(chǎn)積累上億元,擁有自己的碼頭和堆場(chǎng),成為同行翹首,并逐步形成一個(gè)龐大的環(huán)保工程“群落”。

      但這樣的致富故事在上海灘并不是經(jīng)常上演,那里至少仍有5萬(wàn)人的拾荒大軍在繁華的都市中靠廢品維持著(zhù)生計。

      易拉罐煉就的富翁

      美國政府為了清理給自由女神像翻新扔下的廢料,上世紀70年代向社會(huì )廣泛招標。 但幾個(gè)月過(guò)去了,仍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

      遠在法國旅行的一位猶太商人聽(tīng)到消息后,立即飛往紐約簽下合同。他組織工人將廢料進(jìn)行分類(lèi),然后把廢銅熔化之后鑄成小自由女神像,并用水泥塊和廢木料做底座;把廢鉛、廢鋁加工成紐約廣場(chǎng)圖案的鑰匙型飾物;最后,他甚至還把從自由女神像身上掃下的灰塵都包了起來(lái),準備出售給花店。

      不到3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,猶太商人讓一堆廢料變成了350萬(wàn)美元的現金。

      沈陽(yáng)有個(gè)拾破爛的叫王洪懷,他原本和其他拾荒者沒(méi)什么兩樣,早出晚歸,每天從垃圾堆里幾分幾角地掏。

      一天,他突發(fā)奇想:收一個(gè)易拉罐才賺幾分錢(qián),如果熔化了作為金屬材料賣(mài),是否可以多賣(mài)錢(qián)? 于是,他把一個(gè)空罐剪碎,熔化成一塊指甲大小的金屬,又花了600元錢(qián)在有色金屬研究所做了化驗?;灲Y果顯示,這是一種很有價(jià)值的鋁合金。當時(shí),這種鋁合金的市場(chǎng)價(jià)每噸在1.4—1.8萬(wàn)元之間。

      每個(gè)易拉罐重18.5克,4.5萬(wàn)個(gè)就是一噸。這樣算下來(lái),熔化后的材料比直接賣(mài)易拉罐多賺六七倍的錢(qián)。王洪懷決定回收易拉罐熔煉。

      為了多收到易拉罐,他把回收價(jià)從每個(gè)幾分錢(qián)提高到0.14元,并把回收價(jià)與收購地點(diǎn)印在卡片上,向揀破爛的同行散發(fā)。一周后,他回收了13萬(wàn)多個(gè)易拉罐,足足兩噸半。

      他立即辦了一個(gè)金屬再生加工廠(chǎng)。一年內,用空易拉罐煉出240多噸鋁錠,3年內賺了270多萬(wàn)元。

      對王洪懷而言,思路的轉變一下子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。

      承包“垃圾”賺大錢(qián)

      蘇州“破爛王”洪寶華曾有一份比“拾垃圾”體面得多的工作,但經(jīng)過(guò)5年的揀垃圾積累,如今已經(jīng)把拾垃圾的業(yè)務(wù)拓展到了昆山和揚州,下一步還要到南京拓展“業(yè)務(wù)”。

      有一天,他想進(jìn)入一個(gè)小區拾垃圾,卻被保安攔住,稱(chēng)小區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保潔員。洪寶華知道,小區的垃圾資源十分豐富,那自己能不能向小區物業(yè)承包收垃圾呢?

      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磨合,他以每月1000元的承包費,簽下了該小區的垃圾承包協(xié)議。但這個(gè)小區共有800多住戶(hù),一個(gè)月的生活垃圾能賣(mài)個(gè)三四千元,洪寶華每月凈賺2000多元。

      接下來(lái),洪寶華又如法炮制,包下6個(gè)小區的生活垃圾,規模效益一下子顯現出來(lái)。業(yè)務(wù)擴大了,人手不夠了,他就雇了工人幫忙。

      到2003年,洪寶華又將視線(xiàn)從生活垃圾轉移到了建筑垃圾。以一戶(hù)120平方米的房子來(lái)算,裝修時(shí)要向物業(yè)交5元/平方米的垃圾費,一共是600元,物業(yè)往往把這一任務(wù)以200元轉包出來(lái);別墅的面積要大一倍多,收費則一般為450元/戶(hù)。

      洪寶華測算,現在的新小區一般是1000多個(gè)住戶(hù),常常都有100多戶(hù)同時(shí)裝修,收入很可觀(guān),還順帶在小區打空調洞、賣(mài)水泥黃砂等生意,這樣下來(lái),一年就能凈賺十幾萬(wàn)。

      現在,洪寶華手下有幾十個(gè)工人,租了幾輛卡車(chē),每天定時(shí)去各個(gè)小區取垃圾,建筑垃圾中有些可以挑出來(lái)賣(mài),不能賣(mài)的就直接送到當地的垃圾填埋場(chǎng)。洪寶華的生意越做越大。

      正規軍篇

      再生企業(yè)的億萬(wàn)商機

      說(shuō)他們是正規軍,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先天優(yōu)勢:擁有固定的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,被納入正常的體制之內,在原始資金上也更為充裕。

     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(lái),由于城市經(jīng)濟布局的調整和企業(yè)的改制,各地曾經(jīng)紅紅火火的廢品回收行業(yè)“正規軍”逐漸分散瓦解。并且,與游擊隊相比較,正規軍還相對處于劣勢。

      有關(guān)數據表明,上海每年要產(chǎn)生270萬(wàn)噸廢鋼鐵,但至少有150萬(wàn)噸被“游擊隊”收運到外地。大量的廢鋼鐵都被賣(mài)到湖南、浙江、廣東等地的小冶煉廠(chǎng)。小冶煉廠(chǎng)競相粗糙加工,不但煤、電等緊缺能源大量浪費,而且生產(chǎn)質(zhì)量也比較低劣。

      一些再生企業(yè)近年來(lái)也處境艱難。一方面,廢品原料面臨激烈爭奪,來(lái)路越來(lái)越窄,加工成本也不斷提高。同時(shí),這些企業(yè)也都面臨著(zhù)如何盡量避免“二次污染”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趙先生正是因為看中了這塊市場(chǎng)里的巨大潛力,兩年前和其他兩位股東一起投資2.4億在北京順義區投資興建了再生資源公司。

      在正式投資前,趙先生花了一年左右的時(shí)間,到浙江、福建等地調研,發(fā)現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幾乎都是小作坊式的、低附加值的小企業(yè),不僅造成環(huán)境污染,而且對水、電等能源的消耗很大,彼此間惡性競爭的事情也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

      趙先生還會(huì )經(jīng)常找一些承包小區垃圾的人聊天,了解回收垃圾原料的價(jià)格。雖然這些人會(huì )比一般的拾垃圾者要賺得多,但是也經(jīng)常會(huì )被小區物業(yè)、保安索要錢(qián)財。

      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的雇傭工人更是處于極其惡劣的環(huán)境中,“我曾經(jīng)看到一個(gè)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兒,光著(zhù)身子,站在各種廢舊瓶子上,拆標簽、擰掉瓶蓋。他整個(gè)身子幾乎被瓶瓶罐罐所包圍,從上到下也幾乎沒(méi)有一塊干凈的地方,像個(gè)小黑人?!?/FONT>

      在對國內的回收市場(chǎng)、再生企業(yè)進(jìn)行調研后,趙先生決定投資于PET塑料。PET,聽(tīng)起來(lái)有些抽象,實(shí)際上它是塑料的一種,從石油中提煉出來(lái),裝可樂(lè )、雪碧的塑料瓶就是用這種原料加工而成的。

      目前我國每年P(guān)ET塑料瓶的消費量很高。這些垃圾原料從垃圾筒里撿來(lái),目前國內一噸5000多元,通過(guò)加工做成相應產(chǎn)品,一噸的價(jià)格為1.2萬(wàn)元,價(jià)格翻了一番。

      并且如果用高科技的手段進(jìn)行加工,這種原料的損耗量?jì)H為10%,也就是說(shuō)一噸的廢塑料瓶可以做出0.9噸的可用原料。

      但前提是要有大額的資金投入。

      趙先生介紹說(shuō),今年底建成后的工廠(chǎng),年生產(chǎn)能力為3萬(wàn)噸左右。進(jìn)行規?;?jīng)營(yíng),一個(gè)可以最大限度的減少對水、電等資源的浪費,生產(chǎn)線(xiàn)上的用水都能夠盡最大可能循環(huán)使用。

      第二個(gè),整個(gè)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是清潔化。工廠(chǎng)內不設有露天的廢舊瓶子的堆放地,而是由中轉站對塑料瓶進(jìn)行簡(jiǎn)單的壓縮和打包,然后用密封的車(chē)輛運送到工廠(chǎng)來(lái)。工廠(chǎng)的留存庫只有一兩個(gè)星期的量。

      這樣,既充分節約了能源,又盡可能的做到環(huán)保,國內的匯源果汁,包括可口可樂(lè )等公司都表示了興趣。

      目前,趙先生最擔心的就是廢舊塑料回收的價(jià)格。由于國內目前的垃圾回收中轉站規模都較小,處于無(wú)序競爭的狀態(tài),廢舊塑料瓶來(lái)源、回收價(jià)格等都不太穩定。近期國家正在制定相關(guān)強制回收的管理辦法,相信這種狀況將很快有所改善。

 
[ 點(diǎn)擊數:] [打印本網(wǎng)頁(yè)] [關(guān)閉本窗口]  
 
相關(guān)內容
查無(wú)記錄
 

電話(huà):13193817668    聯(lián)系人:郭經(jīng)理     地址:河南省南陽(yáng)市臥龍區七里園鄉邊莊村86號

版權所有:河南省馨凱廢舊物資回收有限公司   Copyright ? 2013-2018   網(wǎng)站備案/許可證號:豫ICP備19047110-1號  技術(shù)支持:天潤科技 
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圖文來(lái)源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如果您發(fā)現網(wǎng)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(chǎn)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(lián)系,我們會(huì )及時(shí)刪除。

網(wǎng)站管理